何以宽恕?

Posted: 2012年04月21日 in 未分类
标签:

最近看Psychology Today上“你能宽恕吗”(Can you forgive)(Banschick, 2011),作者引用Eugene O’Neill的名言”The past is the present, isn’t it? It’s the future too.”(过去就是现在,不是吗?它也是将来)来说明伤痛的绵延性。这便触及到了宽恕的功能性基础——伤痛往往形成一种封闭的结构:过去的伤痛折磨着现在的你,并将继续的折磨下去。而宽恕正是为了打破它,将你从创伤中彻底解脱出来,从而真正变得自由。 

如果宽恕是解锁的重要路径,那么一个普遍遭遇的问题是,解锁为什么一定要靠宽恕,而不是以牙还牙?我曾经那么的爱他/她,却被深深的伤害,为什么不去报复?也许,问题的答案就在于,大凡人与人之间的纠葛,往往是分不清对错的。正如Can you forgive中的例子:也许父母因为弟弟妹妹而忽略过你,也许兄弟姐妹曾经欺负过你,你的生活从此不再如预期般的明艳。然而,如果你意识到,我们每个人都是有缺陷的,每个人心中都是有魔鬼的,我们都在与之搏斗着。那么人们曾经犯下的错误,做过的错事,其实都不是那样的十恶不赦。在这种意义上,宽恕的第一个前提,便是承认过错的可恕性。 

宽恕的另一个重要前提,在我看来,是要承认人的苦难性。现代人之所以难于宽恕的根源恐怕就在于,现代自恋性文化让我们以为幸福是应得的权利(entitlement),于是遭受任何一点的挫折或苦痛,便是这世界对我们的不公了。然而正如之前提到的,人与人之间的恩怨,尤其是诸如感情这种最最私人的关系,又有几个伤害不是互相的呢?进一步讲,由于自恋性世界观将幸福的假定基本化,则生活从此注定成为一个“减”或者“失去”的过程(不幸与不完美是我们大多数人,如果不是每一个人,总会不断遇见的),于是“不公”感的日益累积便转化为怒与恨,其最终出口也只能是报复与摧毁了。承认人苦难性的裨益就在于,一方面,它或许是对这个世界更为准确的反映,另一方面,它让我们可以承受失去,从而令闭锁结构自然破裂,却并不感到某种不公及愤恨。惟有首先从恨的循环中解放出来,让郁积的伤痛随风飘散,我们才能真正走向自由。 

归根结底,宽恕就是要我们用爱去化解恨。如果我们难以做到宽恕,那只是因为,我们其实从未真正爱过。在Fromm看来,爱的本质便在于它是给予而非索取,或者如 Brianna Olivieri的诗句:爱是付出,不是占有( Love is giving, not taking)。既然决定去爱,便是决意超越这有限的躯壳,用自己的热度去尽力回暖另一颗冰冷已久的心。如若此,我们,又怎会去恨?

Advertisements
评论
  1. GnuDoyng说道:

    好久没看你的文章了,还是那么好看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